603998:方盛制药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企图预留部门激励工具名单

首页++财经百科 > 正文

湖南方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HUNANFANGSHENGPHARMACEUTICALCO.,LTD.湖南方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预留部分激励对象名单一、预留部分限制性股票授予的总体情况姓名 职位 获授限制性股票 获授限制性股票占 获授限制性股票占数量 授予总量的比例 当前总股本比例李智恒 财务总监 30 25% 0.07%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 90 75% 0.21%骨干合计 120 100% 0.28%注:若出现总数与各分项数值之和尾数不符的情况,均为四舍五入原因造成。二、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名单序号 姓名 职务1 陈建武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2 戴红斌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3 付美玲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4 郭宝文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5 刘毕华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6 刘再昌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7 彭竞浩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8 任 凡 中层管理人员

、核心技术人员9 王建华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0 王 静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1 王映兰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2 武 良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3 夏红英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4 肖剑飞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5 阎智勇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6 易东源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7 易芳舟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8 曾 芬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19 张丽娟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 道琼指数鑫东财配资 员20 张秋兰 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湖南方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2019年6月10日

康得新账户谜题:资金被大股东占用还是尚未调上账户?

*ST康得日前明确,账面122亿资金的消失,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ST 康得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有关,不过对于此类账户形成的具体原因并未解释。有业内人士接受证券时报 两种可能 对于122亿元账面资金的消失,*ST康得日 期货鑫东财配资 前公告,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 根据该协议,康得投资集团与康得新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因此,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公司不排除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 多数市场人士观点是,相关资金被大股东占用的可能性较大。北京某民营上市公司董事长分析说,从商业逻辑推断,这或与前期康得投资集团投资量过大、负债率较高有关。面对去年的阶段性紧缩银根,现金流压力骤升。 自2013年起,康得投资集团持续通过高比例质押其持有的股票获得融资,投资并布局了全球唯一的碳纤维轻量化生态平台,包括中安信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及康得复材碳纤维复合材料部件生产基地等。当时康得投资集团表示,将推进高性能碳纤维的规模量产,因此,业内推测,当时的投产进度和经营性现金流情况,并没有贡献可观利润的状态。 “新材料属于基础产业,往往一投就是数百亿元,但却面临两大掣肘。一是释放业绩周期长,从产能、到规模、到销售、再到利润,需要很长时间,前期利润不足以支撑超大额投资;二是即便完成整个链条,还要面临产能过大需求达不到预期的风险。”前述董事长表示。 不过,在光大银行宏观分析师李欣看来,由于目前没有监管定论,也存在相关资金尚未调上账户的可能。“表面来看有这样一个账户,但是下面子公司的钱根本没有上来。所以账面上虽然有122多亿元,但是在子公司层面,没有到达控股股东账户。” 截至目前, *ST康得尚未最终说明大股东是否确定划走占用了公司的资金。基于此,李欣指出,前两种可能都仅是猜测,具体判断还需要等待监管调查结果的出炉。“预计后续监管部门将陆续介入调查。” 何以上拨下划 *ST康得曾在公告中明确,由于自己账户的对账单并不反映账户资金被上拨的信息,*S

T康得没有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经发生了与康得投资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 对于各子账户的资金可以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这一模式,江浙某城商行负责人接受证券时报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种业务模式,是因为不少母公司不愿意实现财权下放,以避免下属公司管理层的道德风险。而从企业运作层面来看,也确实存在部分子公司财权dl后‘跑路’的情况。”前述人士表示。

云集上市后首份财报:GMV同比增近一倍、但营收环比负增长 能否继续保持先发优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刘洋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王丽娜

  6月4日,有“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之称的“云集”,发布上市后首份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云集一季度GMV达68亿元,同比增长93.7%。同时,一季度,云集实现总营收33.86亿元,同比增长53.2%。与此同时,该季度,云集亦实现盈利,净利润为1686.2万元。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一方面,云集GMV及总营收均呈现较为高速的增长;另一方面,其总营收相较于2018年四季度,则出现环比负增长,为-24.19%。

  此外,在电商线上流量触顶的背景下,云集上市也让一众电商看到S2B2C模式及会员制电商的想象空间,不仅阿里推出“淘小铺”一类项目,同时,贝店、环球捕手等同类玩家也摩拳擦掌,在此境况下,云集能否依旧保持先发优势?

  GMV增速较强 但营收环比负增长

  作为云集上市后的业绩“首秀”,在此次披露的财报中,云集GMV实现较为迅猛的增长。财报显示,一季度,云集GMV达68亿元,相较于2018年同期的35亿元,同比增长近一倍。不过,相较于2017年、2018年云集GMV433.33%、136.46%的同比增速,其增速似乎有所放缓。

  云集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肖尚略将GMV增长,主要归功于三方面:会员数量的增长,商城业务模式的实施及完善供应链。

  云集方面表示,截至3月31日,其交易会员数已达710万人,累计会员人数为900万人。在2018年12月31日时,云集会员为740万,这就意味着,一季度,云集会员数增长了160万。

  为保持会员人数的增长,一季度,云集销售及营销费用达2.63亿元,而2018同期该项费用仅为1.66亿元,同比增长58.1%。对于该项费用的增长,云集方面表示,一方面因为会员基数增长而导致会员管理费用增加,另一方面则用以进行品牌及商业推广。

  而商城则是云集的新业务。记者了解到,今年年初,云集对商品运营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对第三方开放平台,在自身特卖业务基础上,新增超市和商城两大业务板块——其中,超市主要围绕“吃”和民生消费品;商城则围绕“穿”,与品牌旗舰店进行合作。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曹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启动云集商城,一方面是为了给用户提供更为丰富的商品供给,使得会员的选择多样化;另一方面,侧重“穿”也可以与超市业务的“吃”形成互补,解决用户的长尾需求,适应消费升级的大势。

  在营收方面,一季度,云集总营收为33.86亿元,去年同期为22.10亿元,同比增长53.2%。不过,2018年四季度,这一数据为44.66亿。换言之,云集今年一季度的营收环比呈现不小的负增长。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头条济南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