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正面盈利预告

首页++财经要闻 > 正文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及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对本公告的内容概不负责,对其准确性或完整性亦不发表任何声明,并明确表示,概不对因本公告全部或任何部份内容而产生或因倚赖该等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截至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正面盈利预告本公告乃由安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连同其附属公司董事会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GEM证券上市规则第17.10条及香港法例第571章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IVA部之内幕消息条文而作出。董事会谨此知会本公司股东及本公司潜在投资者,根据对董事会目前可得资料所作出的初步评估,本集团预期截至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本公司的盈利及全面收入总额相较截至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将录得约40%的增长。此增长主要可归因于:相较去年同期,网络安全产品∕服务的市场需求增加;及经营业绩有所改善。股东及潜在投资者务请参阅本集团截至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业绩公告中之详情,其预期将根据GEM上市规则项下之规定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刊发。此乃为本公司作出的自愿性公告。本公司仍在落实其截至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业绩。本公告所载资料仅根据董事会参考本集团截至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的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所作出的初步评估得出。本公告所载资料可能会根据最新资料及本公司审核委员会之审阅作进一步调整。现时可得资料并未经本公司审核委员会审阅,亦未经本公司核数师审核。本集团之实际业绩可能与本公告所载资料有所不同。股东及本公司潜在投资者于买卖本公司股份时务请审慎行事。承董事会命安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主席兼执行董事廖锐霆香港,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于本公告日期,执行董事为廖锐霆先生、李崇基先生、黄继明先生及林德龄先生,非执行董事为邓声兴博士及罗伟浩先生,而独力非执行董事为余国俊先生、吴子丰先生及陈兆铭先生。本公告乃遵照GEM上市规则而提供有关本公司的资料,各董事愿共同及个别地对本公告承担全部责任。各董事在作出一切合理查询后,确认就彼等所深知及所确信,本公告所载资料在各重要方面均属准确完整,并无误导或欺诈成份,亦无遗漏任何其他事项,致使当中任何陈述或本公告有所误导。本公告将刊载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GEM网站www.hkgem.com「最新上市公司公告」页内,自登载日期起计至少保留七天,及刊载于本公司网站www.edvancesecurity.com。

铝:逢低短多

泉源:大越期货

1、基本面:铝厂环保限产和去产能有市场自己调治,俄铝事务缓和;中性。


2、基差:现货13920,基差235,升水期货;偏多。


3、库存:上期所铝库存较上周增2699吨至741757吨,库存高企;偏空。


4、盘面:收盘价收于20均线上,20均线向上运行;偏多。


5、主力持仓:主力净持仓空,主力空减;偏空。


6、结论:沪铝维持区间震荡为主,沪铝1905:逢低短多。

中国经济往哪走?专家:有希望也有压力,不乐观但不悲观

4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4月1-10日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对24个省 区、市 流通领域9大类50种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的监测显示,2019年4月上旬与3月下旬相比,17种产品价格上涨,28种下降,5种持平。

除了近期已经公布的各种经济数据,4月17日,国家统计局还将发布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近期宏观经济发展态势如何?经济回暖信号是否明显?下一步应如何发力?针对这些问题,4月13日,专家们在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的“2019年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进行了探讨。

与会专家均表示,近期中国经济有望实现新的企稳,但仍然面临一定的压力,下一步仍需加大力度拉动国内消费需求。

经济有望实现新的企稳

中国的经济形势如何?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前所长、研究员张承惠看来,“总体上来说既不乐观,也不悲观;有压力,也有希望。”

张承惠提到,今年经济形势有一些正面因素,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经济转型升级的动力比较强,整体来看,2019年经济形势有压力,但并不是很悲观。

另外,“近期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实体经济的政策,这些政策正在逐渐发挥效应。货币政策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两会对货币政策的定调都是有弹性的。”张承惠说。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也表示,从最近一段时间的发展态势来看,原来所称的“L”型转换虽然还没有确认,但一些短期到中长期衔接的宏观调控政策已经有了值得肯定的重要调整。

他举例说,比如货币政策虽然仍称“稳健”,但它实际落在“松紧适度”上,实际的政策要领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而财政政策继续积极的时候,特别强调了它的加力、增效等,这些新局面已经使中国经济在消除不确定性方面,收敛了一些前段时间市场上不良的预期,消化了一些可能对我们不利的下行压力。

不仅如此,一些研究机构甚至有更乐观的看法。IMF把中国本年度的经济前景预测从原来的6.2%调升到6.3%;汇丰银行的研究团队认为,中国今年可预期的经济增长速度要达到6.6%。

贾康指出,在今年一季度,市场上的氛围脱离“应激反应式”的非常悲观或者带有恐慌色彩的状态之后,最近一段时间经济开始有望实现新的企稳。

“未来我们仍然要努力实现经过一定调整以后L型转换的确认,在由‘新’入‘常’方面做积极的努力,争取形成一个新常态概念下经济运行越来越好的状态。”贾康说。

仍需扩大国内消费

虽然形势向好,但也不能忽视一些负面因素。

东北财经大学中国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天勇表示,“稳增长”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国内消费需求拉不上来,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不足。

他进一步阐释,中国出口占GDP的比例从2006年的35.36%,下降到2018年的18.24%,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一直在下行。



另外,其他发展中国家正在学习中国出口导向的工业化战略。他们用中国过去成功的办法,转移剩余劳动力,引进制造业,引进资金、技术,把这些产品制造出来,出口给欧美,挤占中国原来的市场。“也就是说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前后挤压,我们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结束了。”周天勇说。

未来为什幺不得不扩大国内消费需求?他表示:“如果未来出口相对收缩,进口相对加大,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会更大。”



此外,政府靠大量借债拉动投资需求已然行不通了,而投资的消费转化率又在逐步降低;加之劳动年龄人口收缩,按工资收入规模在相对收缩,老龄化收入消费率低,未来国内消费需求的压力也需要对冲。

鉴于这些因素,周天勇建议,一方面,要摒弃增加建筑物和扩大城市面积这种方式的城市化,要推进市民化的城市化;另一方面,要花大力气提高低收入居民的收入水平,要实现居民收入十年倍增,扩大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营造一个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环境,消除生产过剩,实现经济稳定地增长。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中国配资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