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出资鼓励员工离职创业:创建快递公司为亚马逊送货

首页++港股美股 > 正文

美东时间5月13日,对外发布声明称,为扩建与亚马逊合作的

快递团队,公司鼓励员工辞职创业,创建为亚马逊服务的快递企业。离职的员工最高可获得1万美元的创业资金,并可获得3个月的工资补贴。

亚马逊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戴维·克拉克表示,已经有员工表示了对该项目的兴趣,“过去有员工曾表示他们对成为亚马逊的快递合作伙伴有兴趣,但是苦于无法顺利过渡创业。现在公司为这些员工提供了一条路径,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生意。”

据报道,目前美国各大电商企业正面临快递人员短缺的局面,如和Deliv正在争抢稀缺的人力资源,而且随着消费者上网购物的比例上升,对最后一公里送达服务的需求更旺盛,但是人员更紧缺。

为解决这一问题,去年6月,亚马逊推出了快递合作伙伴项目,以鼓励小型快递企业和亚马逊进行合作,合作企业可在快递车上标有亚马逊的标识。

亚马逊在13日的声明中表示:“自2018年6月推出快递合作伙伴项目以来,亚马逊已经与200多家小型企业合作,这些企业雇佣了数千名当地司机向亚马逊客户寄送包裹。”

物流数据分析公司Ship Matrix Inc总裁Satish Jindel表示,亚马逊新的激励措施表明,电子商务巨头“发现他们需要更快地增加人员,并且需要提供额外的激励措施”。Jindel预测,随着该计划的推行,亚马逊可能还会削减与其他大型物流公司的合作,例如美国联合包裹、FedEx和邮政快递等,预计到2022年,新的合作伙伴能处理亚马逊“最后一公里”一半的业务量。

此外,据报道,有接近内部的人士透露,亚马逊正在货物仓库内增加商品包装机器,以取代人工岗位。消息人士透露,包装机器的安装将减少每个仓库内的24个人工岗位,对于全美55个标准规模的仓库,将减少超过1300个人工岗位。消息人士还称,每台机器的购买成本和运营费用为100万美元左右,亚马逊预计在2年内收回成本。

夏赢论金:金价弱势运行 短期看延续下跌

泉源:举世外汇网

黄金创1324高点,但无力反弹并逐渐下跌。手艺面虽没有完全破损中线看涨节奏,但已经有些眉目不清除可能会逆转涨势,短期已经表示偏空。

昨晚大幅下跌,1小时已经走了下跌趋势,1-2-3-4-5浪运行。我们短期看空,日内关注1293.5和1301阻力。主空看延续性下跌。

4小时下方关注1285.5支持,此处是潜在的中线多时机,固然掌握不是很大,会有些风险。


上市公司分红不要盲目

桂浩明

上市公司将一年辛苦经营所取得的利润分配给股东,这无疑是件皆大欢喜的好事情。不过,要把这样的好事情办好,也并不那幺简单。沪深股市中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但其中分红做得好,即给投资者以必要而充分的回馈,又满足了企业的发展需要,并且还有利于提升公司在二级市场的投资价值,恐怕为数不多。能够同时兼顾到这几个方面的公司,现在称得上是凤毛麟角。

过去,上市公司分红倾向于高比例送股,早先十送五就不算少了,后来在各方面因素的推动下,十送二十也不算稀罕。这样的高分配,看上去似乎很对一些投资者的胃口,但却因为使得公司的股本膨胀过快,营业利润被大幅度稀释,结果虽然是带来了公司股价的短期躁动,但却并不利于长期运行,通常会在完成除权以后,股价就一落千丈,走势低迷,也让很多跟风的中小投资者被深套其中。在本质上,高送股只是一种类似变3乘5为5乘3的游戏,因为并不能提高公司的投资价值,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监管部门对于利用高送股进行内幕交易行为的打击,现在的投资者对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有点兴味索然,不像过去那样热衷,上市公司的高送股行为也开始收敛。因为大家都知道,那种导致利润被大幅度摊薄的高送股,并不是一种理性的分红。

这两年高送股的确是少了不少,高派现则多了起来,如今更是出现了10派100,甚至更高比例的现金分配预案。应该说,上市公司不做“铁公鸡”,把利润分配给股东,让其获取现金回报,这当然是件好事情。但问题在于,作为一家需要持续经营的公司,总还是要不断地有所积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开拓新的业务。因此,通常来说,上市公司会把相当部分的收益留下来,用于公司的下一步发展。在西方成熟市场,现金红利的分配比例,通常是在30%多一点,也就是公司相当于把约1/3的利润分配掉。这样一方面股东是有所得,另一方面公司还是能够增加积累,有利于下一步的发展。参照这个标准,沪深股市中进行现金分红的公司,其派息率大体上也有30%,因此不算很低。当然,现在的问题是,还是有相当数量的公司没有进行现金分配,以致从大的统计数据来看,中国上市公司分配状况并不理想。

而现在,又有另外一种情况,出现了一些公司竭泽而渔式的分配,个别的派现率居然超过90%。这样的公司难道手中现金是太多了,非要分光才行吗?事情显然不是这样。这种不给公司留积累,只求分红方案夺人眼球的做法,其实也是一种非理性的分红,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它会牺牲公司的长期发展利益。诚然,作为某个个案,其中实施高分红的上市公司也许有其自身的考虑,其股东处置自身资产的权力也应该得到尊重,因此其行为也不应该被过度解读。但如果是不顾实际,为迎合舆论需要而进行的高分红,就未必是对投资者真正负责任,这与高送股一样,会被事实证明不是一种好的、符合实际的分配方式。

从理论上来说,对于初创型企业而言,由于盈利能力弱,为确保现金流量,在分配上可以选择少派现多送股,而对于成长型企业来说,也不必把派现率提得过高,因为其工作重点还是要积蓄力量,做大规模。而对于稳定型企业来说,就应该适当提高派现率,让投资者分享企业成功发展的成果。至于那些成熟型企业,那幺在满足自身发展对资金需求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多分配现金红利,的确是很有必要的。在这里人们会发现,理性的分红是要结合上市公司的自身情况来进行,而不是走极端。无疑,在这里所体现出来的有关分红的理性,其实也是反映了上市公司及其股东在分红问题上认识的成熟。由此也可以看出,在沪深股市,有关分红方面的理性意识,还是有待进一步得到加强的。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开户配资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