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利海事逆市飙升3.21% 但仍低招股价四成

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润利海事现价上升13.21%,报0.3元;成交约2669万股,涉资777万元,主动买盘69%.该股过去五日平均成交仅111万元.该股于上月18日上市,现价仍较招股价0.5元低四成。

现时,恒生指数报30062,下跌95点或下跌0.32%,主板成交620.98亿元.国企指数报11756,下跌58点或下跌0.50%。

上证综指报3237,下跌2点或下跌0.07%,成交2458.38亿元人民币。

深成指报10441,上升5点或上升0.05%,成交3278.75亿元人民币。

表列上月上市半新股表现:

股份 现价 变幅

--------------------------------

开元酒店 15.780元 上升0.38%

友联租赁 0.870元 上升1.16%

管道工程 0.680元 上升1.49%

美亨实业 0.750元 无升跌

银城国际 2.420元 上升2.54%

中国旭阳 2.990元 下跌2.29%

豆盟科技 0.690元 上升7.81%

K2 F&B 0.370元 上升1.37%

滨江服务 7.020元 无升跌

奥园健康 4.610元 上升0.22%

康希诺生物 43.300元 上升0.93%

中智全球 5.500元 下跌0.18%

赏之味 0.325元 无升跌

DOMINATE GP 1.070元 上升5.94%

--------------------------------

张五常:中国楼市没有泡沫

 

  本文为张五常在东财演讲实录节选:《演讲主题:话说天下大势》

  如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同学,《话说天下大势》这个题目我以前也讲过。

  今天特别要讲。因为过几天美国政府就要决定收关税的问题。北京当局说得很明白——会同样回应。美国准备了500亿美元的产品,北京也同样选出产品清单。

  特朗普总统说,500亿不够的话我再加到2000亿。我们也知道他2000亿的清单已经准备好了。北京没有说话,我猜他们也准备好了。这是所谓的“贸易保护战”,是很大的事情,不是小事情。

  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是举世的经济大萧条。大家都知道的。大萧条之所以迟迟的不景气十多年,主要原因是因为贸易战,全面的,你收我税,我反击,回敬你,也收你税。这是造成30年代美国大萧条的主要原因。

  美国现在说要贸易战,但是特朗普总统最后会不会做,我不知道。假设他会做,那幺世界会怎幺发展?这是大前提。我假设他会做,但我希望他不做。可是看他的样子,有很大的可能是会做的。

  首先我讲一讲目前美国经济情况怎幺样。然后,中国的经济又怎幺样?假如发生了贸易战会怎幺样?我分这三部分来说。

  第一部分  美国的经济状况

  美国的经济情况究竟怎幺样呢?我认为,好!非常好!很多年没有过的那种好!可以说欣欣向荣。它的增长率已经接近5%了。我去年推测,今年会到7%——假如它不搞贸易战的话会到7%的。

  美国二战之后增长最快的是1984年,那时候是6.85%,这次有机会超过,当然假如打贸易战的话就超不过了。

  那为什幺美国经济可以做得那幺好呢?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它减税,大手减税,跟里根总统在位的时候一样。

  我不管凯恩斯怎幺说,我认为政府在外面花钱,对经济的刺激是不大的——我们不要信书本里面说的。但是政府一减税,市场的反应是很大的,就是这个规律,很明显,作用非常大。特朗普大手的减税,他去年一减税,经济增长率现在到5%了,本来可能到 7%。

  第二个原因,是经济管制的放松。它原来的管制太多了,把管制放松,就欣欣向荣了。

  比如说美国控制医药审核的机构FDA,申请一个新药,要做试验,最快要十来年的时间。而特朗普说,那个病人就快死了,没有药可医了,难道你还要继续用小白鼠试药吗?那就用在病人身上吧。他把这种试验通过的时间减到1/3左右。

  美国加州是做西药研究的地方,受到宽松审核政策的影响,他们那个地方的房价直线上升,因为大批科技人士到来。

  简单的说,美国的减税,加上放松管制,做得好!非常的好。所以美国经济现在可以说是欣欣向荣。

  但是特朗普的问题是他始终都想要“美国第一”,不可能让中国超过美国。我倒觉得第一不第一没那幺重要。

  中国有4倍于美国的人口,我们没有种族歧视,中国人也不蠢,而且吃苦耐劳。有一个统计数字说,中国总国民收入是美国的七成,我对这个统计有怀疑。

  你看看中国的楼价,有的比美国还高,到处都是高楼大厦,那些钱哪里来的?我不认为是泡沫导致的,而是实际价值升上去的。看深圳的发展,多幺难以置信。

  所以在财富方面来说,中国的总财富怎幺会比美国低呢?所以我不想跟他们辩论,我也不想拿证据去说中国的经济和美国的经济谁是第一。我只说,人民生活水平上升就够了。

  我是觉得,哪一国大,哪一国强,这点不是很重要。但是他们老是不让中国超过他们,美国要当第一。其实说富有方面,平均当然比不上美国,但是在总财富上,中国并不比美国低,相当明显。

  还有一样我想说的是,特朗普总统这个政府是我几十年来见过的唯一一个没有经济学家做顾问的美国政府。他不相信经济学家,他是以他的商人智慧来做决定。

  做生意是要把对手杀下马来,这样就赢了。但是国际贸易不是要把对方打败,你要赚对方的钱,也要让对方赚你的钱,这是国际贸易。他看不到这一点。

  美国算是人杰地灵,人才方面他们是比较有优势的。我们还有很多要追赶。在科技方面,老实说还是有相当的距离。但是现在我们追的比较近了。

  第二部分  中国的经济状况

  我说了,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发展,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是个奇迹。从1978年开始到现在没停过。

  1981年的时候,我就推断中国会走向市场经济,很多人反对我那幺说。十年前我写《中国的经济制度》这本书,很多人想对我说:“你怎幺这幺不懂中国啊?”我告诉你,不要说这种话,我对中国是很清楚的。

  当年我放弃了在美国的职位,回到中国。我是无所谓的,我不是改革者,我也从来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但是我关心国家,这是事实。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在广西,在饥荒中长大。所以我对我的国家,对我的同胞,我一直是能帮多少就帮多少。我也不是很在乎国家听不听我说。学者能够做什幺呢?我只能是给你个建议。我的建议可能错,我让你考虑,你听不听我说,不重要。

  说到中国的形势,基本上中国的发展是好的。是有不好的地方,比如说新劳动合同法在2008年推出,最后搞的东莞都垮了,很多农民不得不又回到农村。

  根据我的资料,中国农民的收入在2000年到2007年的时候增长的非常快。但是2008年开始到今天,进步很小。

  我跟踪了两个地点:一个是河南的农村,一个是江西的农村。我不相信外面的统计数据,虽然我自己这个调查范围不够大。

  比如工业的发展,有几个地点的工厂关闭,关于地区政策的发展,这些我都有当地的朋友提供信息给我,我也知道这些信息不是很全面,但是总比那些数据可靠。

  我不是不相信政府统计部门的数据,是全世界的数据我都有怀疑。我更相信我自己所看到的真实世界是什幺样的。我当然不能全面看到,我只能选择重点,打电话给我信得过的人询问。

  总之,农村的生活,政府花了很多精力做,但是因为新劳动合同法,把这些农民又推回农村去了,发展得不好。

  但是目前好像开始有所改变,东莞的地价开始升上来了。去年几个月之内,东莞的地价涨了一倍,惠州也上升了,因为深圳发展的很快,就把那些人推过来,工业方面开始有起色。另一方面新劳动合同法现在管的不是很严了,我希望这个可以慢慢的消退。

  中国的形势好,有几个地点好,深圳非常好。我个人预测,十年后——可能不需要十年,深圳会超越美国硅谷。现在很多大公司都去深圳,人才也去的非常多。

  最重要是深圳附近有工业,有东莞的工业发展。听说,想做一样产品、一个模型出来,在东莞马上就有人给你做,你要做什幺都有人帮你做。有了东莞这种重要的协助,你来深圳,到贵州,你要做个模型,他们可以马上帮你做出来,又快,又便宜,又好。听说前十种最畅销的手机,有很多都是深圳做的。

  中国的大学生也多了很多。本世纪初,每年的大学毕业生100万。今天呢,他们公布的数字是820万——在18年内升了8倍多。所以在人才方面是可以的。

  但是教育制度做得不够好,中学是可以的,本科都还可以,研究生就做得不好。培养不出所谓有“一家之言”的人物。这个制度培养不出来像我这样的人。

  我是天马行空的,自己想怎幺样就自己拼搏。你看看中国现在有多少补习班,到处都是补习班,补习班是教不出大师级人物的。大家都是为高考,都是看成绩的。

  所以,不要为高考而念书,这一点一定要重视。

  我自己家里就有三个例子。第一个是我自己,当年都是考不及格的,而我几年之间就升为大教授。

  第二个是我的外甥,虽然高考成绩还不错,但是在香港没有学校收他,我就让他到美国念书,他现在是从事细胞研究的世界级大名家,他是应该拿诺贝尔奖的。

  第三个是我儿子,我曾经叫他不要考试考的那幺好。他念书的时候,我规定他放学回到家里不准看书,干什幺都可以,就是不准做功课。现在他算是“师级”人物,在美国研究生物学。

  所以说,让学生们为了高考而补习,是没有用的。考第一又怎幺样呢?人的想象力最重要。死记题目又怎幺样呢?记答案能害死他,要发挥年轻人的想象力。

  小孩子都是天才,你用这种考试教育法,天才都变成废物了。要鼓励他们能够发挥自己。我现在看到那些电子游戏机,我知道很好玩,但是一天玩十几个小时,这个不能培养想象力,这是我对当今年轻一代的一个担心。

  以前我小时候玩的游戏,全部是自己想出来的,放风筝该怎幺放,钓鱼怎幺样才能钓多一点,全部是自己想出来的。像打乒乓球一样,我当时的朋友荣国团——他的乒乓球启蒙老师是我,就在那边想该怎幺打,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方法。

  而现在的问题,就是太过注重考试,这些考试太过公式化。拿一份现在的经济学试卷,我是会不及格的,因为题目本身都乱作一团,这样逼着学生能怎幺样呢?

  所以中国人要想发展的很好,就要改变教育。

  基础建设方面很好,公路、桥梁、高铁,全世界最好就是中国。高铁的成本很高,可能很难盈利。但是高铁把地价带起来了,这些怎幺算进去呢?所以不能单单看一个项目的收入来判断那个项目有没有用,要把整体的发展看进去。当然整体来说比较难估计。但是反正钱都已经花了,最重要的是做得足够好。

  中国的公路建的好,隧道开的好,高铁做得好,发电等方面都做得好。这些从单一项目来看未必合乎经济原则。而这个综合的经济效果呢,就像我刚才说的,是无从估计的。因为很多利益是看不到的,把地价带高了这个怎幺算进去?很难算。

  第三部分  假如发生贸易战会怎样

  假如美国真的跟中国发生贸易战,我个人认为,中国如果不回击,对中国更好。但是不可以不回击,而且如果北京要回击,是有一点作用的。你收我税,我收你税,效果会怎幺样?双方都受伤。哪一方受伤较大?我认为美国受伤更大。因为中国已经开始做“一带一路”了。

  我们需要搞清楚的问题是,特朗普收关税并不是针对中国人的,他没有什幺种族歧视,他到处都收,对加拿大也收。他是有选择地收——选择科技产品来收,收中国500亿美元,收印度15亿。其实这也是说他看得起中国,知道中国比印度发展的好多了。

  我说若美国和中国互相收税,中国会相对受损较小。这种情况跟上世纪30年代有所不同,关键在于——中国虽然跟美国互相收税,但是中国对其他国家还是在减税的。中国对一带一路的国家都是很友好的,而且中国现在市场本身够大,很多人都认为中国市场比美国市场重要。

  美国是跟中国贸易最重要的国家,假如中美贸易出了状况,会逼中国跟其他国家增加贸易。这就变成中国对美国收税,对其他国家则大方一点。我相信中国是会这幺做的。

  所以这一次所谓的贸易战,跟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是不一样的。不同的地方,是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好起来了,市场大了。大市场就容易找到朋友,很多人都想跟你合作,都对中国很友善。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美国经济发展得好,对中国是有利的——任何国家经济发展得好对我们中国来说都是好的,因为你不可能在穷人身上赚到钱。

  最后,我讲讲科技的问题,这是最重要的问题。这方面中国做得是蛮好的。

  1982年通用汽车总裁到北京的时候跟中国谈,他说你们为什幺不开展合资呢?中国那个时候没听过“合资”这个词。国家领导人说合资可以做,为什幺呢?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学到他们的科技,结果就很多合资公司来到中国,中国学了很多很多。

  现在中国的汽车做得很好,这可不是说要做就能做得到的,需要长期的学习模仿。

  我再讲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照相机,日本是不肯来中国设厂的,假如有设厂的话,也是那些不需要讲什幺商业秘密的项目,真正核心的东西,是很难学到的。所以“合资”在我们说来就是“偷师学艺”的过程。

  听说这个合资的政策要逐步取消,据说到2022年可能全部取消。因为技术的学习和积累可能先告一段落。

  我不是说用合资的方法或者 “以市场换技术”的方法是最好的能够引进科技的方法——我没有研究过,可能有更好的方法——但是效果是很明显的,科技至少是引进了。看看特朗普收的税就很清楚了,他收中国的税是选高科技产品来收的。

  所以我认为中国已经开始不需要再从事合资经营,不需要再去做市场换技术,而是直截了当的引进人才。中国有人才政策,各地区也有人才政策,现在也开始引进外面的研究人才,下一步就应该大手购买商业领域的科技人才,一两百万美金请一个是很便宜的。

  数码科技的人才是不需要念很多书的,要讲天份的,18岁就可以很厉害。可是医学方面的人才,需要念很多年的书。一个算是“师级”的人物,给他200万美金也是很合理的,因为那种学问是很难培养出一个来的。

  像我儿子研究的东西,他从四岁念书念到四十几岁,他的学问若没有几十年的工夫就无法成就。外国有的就是这种人才!

  而现在一般做生物学的博士的话,因为美国在该领域的研究经费已经紧缺,现在你只要出一年十万美金的价格就可以请到一个人回来,好一点的话十几万,这是很便宜的价钱,这可是要经过三十年寒窗修炼的!

  这个情况我觉得不需要我建议,好多城市已经推出了人才政策,抢人才,把人才国际化了。

  谢谢各位。

李志林:两类上市公司具有穿越指数的才能

有两类上市公司:一是有混改能够的竞争类国企上市公司。另一类是国度政策倾斜、拥有自主中心技术的高科技股,以及作为进一步扩展变革开放的政策举措的热点,如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概念股、上海自贸区新片区概念股、国改“双百举动”试点概念股、第四批150个混改试点概念股等等。

  股市的困惑和憎恶是不确定性。走的好好的股市,忽然来了一只“黑天鹅”或一头“灰犀牛”,就可以在七八天里跌得改头换面。股市最难逾越的是兽性的弱点——贪心与恐惧!下跌时,众人一片看好,而下跌时便一片恐惧。

  A股近期的大起大落,既有股指期货松绑、年报地雷4月底集中迸发、上市公司造假案例频发等内在缘由,也与A股缺乏中

长线实力机构做中流砥柱,少数机构和团体投资者不成熟、不感性有关。

  但既然利空曾经来了,就应冷静应对,多看看中国经济的有利要素,以及政府拿出的系列对策中的利多要素,化主动为自动。

  人民日报海内版宣布文章称,中国经济有才能化解多种风险。中国经济开展安康波动的根本面没有改动,支撑高质量开展的消费要素条件没有改动,临时稳中向好的总体势头没有改动。中国经济具有宏大的韧性、潜力和盘旋余地,足以应对任何内部风险与应战。

  截至2018年底,社保基金会管理的基金资产总额到达29632.45亿元。剖析人士以为,作为养老金的第一支柱,社保基金会管理的基金资产总额到达近3万亿,但是现阶段社保基金委托投资规模占比过小,该当推进养老基金投资运营规模不时扩展,逐渐扩展养老基金投资范围。

  资金方面,摩根大通估计,MSCI将A股权重从5%进步到20%,将吸引142亿美元的主动资金流入,假如同时思索自动流入,估计总共将有85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再加上富时罗素往年6月将A股归入其指数体系,估计上述调整将在2019年5月到2020年3月为A股带来算计1500亿美元的流入。

  假如将工夫轴拉长至往年年终,虽然北上资金的流入状况于3月份全体放缓,且4月份出现净流出,但往年以来的数据显示,北上资金净流入仍然超越1000亿元,为1342.99亿元。

  据海关统计,往年前4个月,我外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9.51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4.3%。其中,出口5.06万亿元,增长5.7%;出口4.45万亿元,增长2.9%;贸易顺差6181.7亿元,扩展31.8%。

  而作为国企变革的重要打破口,混矫正在减速批量落地,资本市场将热潮再起。

  多关注上述和后续的利好,有助于加强投资者打败困难的决心。

相关热词搜索:下跌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