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外金融企业进来 我们应该更加谨慎

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陈嘉禾

在分析全球市场范围内的金融企业的股票时,沃伦·巴菲特先生曾经不止一次表示谨慎。巴菲特指出,全球市场的金融行业公司,需要经过谨慎的分析才能考虑投资。这些企业的杠杆往往太高,导致不善于运营金融企业的管理者能给公司带来巨大的麻烦。这段精辟的分析,道出了金融行业经常遇到的三个问题:代理人机制、错误的判断,以及杠杆。

先说代理人机制,所谓代理人机制,就是指负责决策的人和承担这种决策结果的人,并不相同。于是,“代理”了这种结果的真正承担者的“代理人”,就容易做出不尽职的工作。举例来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大笔投资金融衍生品的人,很多用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的钱。由于不是自己的钱,这些投资者显得鲁莽而不谨慎,这种不谨慎在电影《大空头》中被描述得淋漓尽致,投资者根本不了解自己投资的衍生品到底包含了什幺?他们不了解其中的合同条款、底层资产的构成、潜在的违约率等,他们也不愿意去仔细调查,毕竟调查一个包含了巨量底层贷款资产的衍生品,实在是太复杂了。代理人很开心地按下投资的按钮,在年底赚钱的时候就能轻松拿到一大笔奖金。即使年底亏损了、甚至把华尔街的一些老牌投行亏到破产,代理人也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错误的判断,指的是金融企业对一些市场的严重误判,比如不凋花基金、长期资产管理公司、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的美国五大投资银行、比利时富通银行的几个案例,都来自这种严重的误判。这种严重的误判有时候来自于代理人机制导致的决策失败,有时候也来自于企业管理者本身的能力欠缺。代理人机制问题和可能的误判,这两个金融企业常常遇到的风险,经常被这个行业特有的高杠杆率所放大。对于一般的企业来说,即使企业经营者有严重的代理人问题,管理层对行业产生了一定的误判,也很难导致企业死亡,但是金融行业的公司往往有着动辄十几倍、乃至几十上百倍的杠杆率。当企业经营的大船出现裂缝时,这种杠杆率无疑像在裂缝上安了炸弹一般,瞬间就能颠覆一家百年老店。巴林银行、法兴银行、贝尔斯登,想想这些曾经辉煌的名字如何在一夜之间坍塌,你就能明白高杠杆的可怕。

当然,以上三种问题的存在,不是说所有的金融企业都面临巨大的危机。实际上,也正是由于金融行业的高杠杆率,导致妥善经营的企业,往往能收获其它行业难以企及的高利润率。就连巴菲特先生自己,也一直重仓持有一些金融企业的股票,比如富国银行、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的高盛公司。甚至他自己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其实就可以被看作是一个独立运作的基金。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不凋花基金、长期资产管理公司之间的区别,彼得·林奇在麦哲伦基金期间的投资业绩和蔡志勇在1960年代末期的基金业绩之间的区别,都可以让我们感受到经营优秀的金融行业企业,和经营糟糕者之间巨大的差别。

这种在国际市场的金融行业中,优秀者和失败者之间存在着的巨大差距,导致巴菲特这样的投资者对这个行业的公司,抱有极大的谨慎。对于国际市场中金融行业企业的投资,有一点类似于在硅谷投资初创型企业:有些赚钱的投资会收获颇丰,而亏损的投资则惨不忍睹。当然,前者的两极分化幅度,比后者还是要小很多。在《浪潮之巅》一书中,吴军先生仔细描述了硅谷初创型企业超高的成功和失败对比:押中一个成功企业的概率比中彩票大不了多少,而一旦押中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这是题外话,在此暂且不提。总而言之,当内地的投资者面对国际市场的金融企业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不做足功课,千万不可以随便出手。

相对国际金融市场,内地金融市场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受到政府强有力的监管,包括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公募基金公司等。对于在这部分中的企业,由于中国政府严格的监管,因此一些在海外市场经常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打击的风险,往往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举例来说,北岩银行在金融危机中的迅速倒闭,在中国银行(601988)业中很难看到。同时,海外证券公司一旦倒闭,则投资者的投资往往很难追回,而在内地的证券公司,现在投资者的投资都被托管在银行和登记结算公司,其安全程度和证券公司的经营好坏并无关系。而即使在历史上没有强制托管的时代,当证券公司的经营出问题,由于监管部门的直接干预,投资者的资产也不会受到损失。

但是,内地金融市场还有一个部分,相对来说较少受到政府监管,其中包括大量的P2P贷款公司,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天使投资公司,小规模的理财和荐股公司,私募基金公司等等。可以看到,在这些领域,由于不属于监管的重点监控对象,因此我们经常会看到相对其体量来说,十分巨大的金融风险。当然,正如之前所述,硬币总是有正反面的。金融行业的高杠杆、高差异属性,导致在这些行业里一些优秀的胜出者,其经营之优秀,不仅在内地、甚至在全世界都可以算是可圈可点。

总的来说,对于金融行业,投资者在研究如何取得回报的同时,一定要仔细关注可能遇到的金融风险。由于潜在的巨大金融风险的存在,金融行业中一些受到严格政府监管的领域,在以合理估值投资时,往往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加长期、稳健的投资回报。而在监管趋弱的领域,则优胜者和劣后者之间巨大的差异,投资者必须格外重视。须知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不仔细不审慎的投资,不仅可能赚不到钱,反而会蒙受巨大的亏损。

一周机构调研最爱“打酱油”,就连百亿私募也去了……

过去一周,沪指震荡上行,成功守住3100点,周涨幅达2.7%。机构调研热情较前一周有所上涨。据21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3月18日至3月24日,沪深两市共计64家上市公司获得机构调研,数量环比增加14家。

中小创占8成

具体来看,被机构调研的64家公司中,属于中小板的37家,创业板有15家,中小创占比超过8成,另外12家来自主板。

化工行业仍是香饽饽

从行业分布来看,化工行业连续两周关注度第一,天赐材料、卫星石化等12家化工企业获得机构调研。其次,有色金属、电气设备均有6家公司进入机构调研名单中。

哪些股票最受青睐?

从参与调研的机构数量来看,千禾味业最受关注。数据显示,3月18日共有69家机构调研了该公司,包括百亿私募淡泉水。数据显示,过去一周,千禾味业股价涨了4.5%,而2019年以来,涨幅更是达到了45%!目前股价为22.3元,总市值为72.74亿元。

千禾味业主要从事酱油、食醋等调味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该公司1月19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0.7亿元,同比增长12.8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亿元,同比增长66.6%。其中,调味品业务实现收入8.5亿元,同比增长21.07%。调味品业绩大涨主要原因,千禾味业归结为:全国市场的持续拓展、产品结构的优化与内部管理的强化。

据悉,2019年千禾味业酱油的产能将由现在的12万吨增长为22万吨。

当被问及“有没有足够的销售能力来消化这些产能?”时,千禾味业回应表示,公司募投项目中酿造酱油的10万吨产能是逐步达产的,公司也会结合市场销售情况调整产能投放力度。公司的酱油酿造时间越久,品质越好,附加值越高。全国市场开拓的进一步深化,新增产能将得到逐步释放和消化。

其他机构调研比较频繁的股票还有中航机电、凯撒文化、康弘药业等个股,一周内均有30家以上机构调研。从一周股价涨跌幅来看,被10家以上机构调研的13家上市公司中,除了凯撒文化、顺丰控股的股价有所下跌之外,其它11家均有所上涨。最高的为中航机电,周涨幅高达9.4%。

14家公司年报预增50%

正值年报披露期,这64家被调研的公司业绩表现如何?据21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按照年报、快报或者业绩预告净利中值计算,有14家公司2018年年报预增50%,其中5家是化工企业。值得一提的是,这14家公司,今年以来股价涨幅均超过20%。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水泥业首季盈利突破250亿

水泥行业一季度以来的市场表现,正在打破市场预期。

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水泥行业再度实现“量价齐升”,迎来开门红。去年全年,水泥行业总利润达到1545亿元,盈利能力和毛利水平均曾创出历史新高。

首季盈利超预期

“在2019年一季度我国宏观面基本面向好,整体经济增长超预期的背景下,水泥行业整体利润达到256亿元,水泥价格较去年同期也出现上行。” 中国水泥协会信息中心副主任、数字水泥网执行总裁陈柏林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家统计局此前数据也显示,2019年前两个月水泥行业利润创历史同期新高, 原油配资 实现利润总额134亿元,预计一季度利润将继续增至250亿元,但利润增速比去年同期明显收窄。

水泥行业企业的高盈利,从龙头上市公司的一季报中也可窥见一斑。

冀东水泥发布2019年一季报显示,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08亿元,同比增长47.74%;净利润4490.65万元,同比增加6.27亿元,实现扭亏为盈。公司在一季报业绩预告中曾表示,期内公司水泥和熟料综合销量约1415万吨,较去年同期同口径增加约350万吨。

此外,西北地区特种水泥生产基地祁连山一季度也成功扭亏,净利润达1287.81万元,去年同期亏损1.39亿元。一季度,海螺水泥实现净利润60.8亿元,同比增长27%;华新水泥期内也实现净利润10.11亿元,同比增加91%。

“2019年一季度水泥价格延续去年底的较高水平,价位明显好于去年同期。一方面国内基建投资力度持续,房地产投资也实现稳中有升,水泥下游需求环境有了明显改善。另一方面,北方地区冬季限产力度持续,水泥市场库存整体仍处于较低水平,部分地区甚至有供不应求情况出现。”谈到一季度水泥行业整体形势,陈柏林分析。

市场改善

一组数据可以佐证水泥行业市场经营改善。据数字水泥网数据,2019年一季度,国内固定资产投资增速6.3%、房地产投资增速11.8%、基建投资增速4.4%,增速环比均实现提升。而2019年一季度,供给端依旧受制于包括在错峰生产、环保限产在内的制约,虽然去年底推行的差异化错峰,使得部分产能豁免,但数量相对较少,在需求形势总体回升的情况下,行业水泥总体库存水平依旧处于历史低位。维持在50%~60%之间的较低水平。局部区域包括京津冀、长三角、山东、河南、湖北、四川等地区的库容比更是低于50%以下。

虽然一季度是我国水泥行业的传统需求淡季,但据数字水泥网监测的水泥发货量指数看,2019年一季度比2018年一季度水泥发货量提升20%以上。西南、西北、华东都有比较好的表现。从包括冀东、祁连山多个上市公司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报来看,企业水泥销量增长明显,部分企业综合销量同比增长达到20%~30%。

相关热词搜索:金融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