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上涨股东加快出逃,A股先斩后奏式减持“卷土重来”

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一边是a股市场回暖、上市公司股价回升;一边却是大股东们的超比例、事先不披露的“先斩后奏”减持。
  柳药股份4月14日公告称,公司持股 5%以上的股东九泰基金,在公告减持计划后的15个交易日内,就“抢先”减持了239万股,构成了违规减持。
  A股上市公司大股东违规减持,近期已经屡见不鲜。根据第一财经   与上一轮牛市中控股股东、董监高等违规减持有所不同,最近出现的违规减持,主力来自各类基金。除了创投、私募证券基金之外,甚至连公募基金也包含在内。
  尽管违规减持的理由五花八门,但股东违规减持的上市公司,都存在一个共同特征,即在近期的行情中,股价都出现了一定上涨。除了个别公司,大多数被违规减持的公司,2019年2月以来的涨幅都在30%以上。
  违规减持卷土重来
  柳药股份4月1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于4月12日获悉,持股 5%以上的股东九泰基金,在公告减持计划后的 15 个交易日内,存在减持该公司股份的情形,形成了违规减持。
  根据公告披露,4 月11日至12日期间,九泰基金以34.54元至34.83元的价格,通过集中竞价合计减持了柳药股份239万股、占比0.92%的股份,减持金额共计超过8300万元。
  九泰基金持有的柳药股份,主要来自认购后者定增以及分红送配的转增。其中,通过三个定增资管计划持有约1217万股,另外一只股票基金持有98.7万股,以上合计持股数量1316.9万股,持股比例5.08%。
  根据柳药股份3月23日披露,九泰基金计划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或两者结合的方式,减持持有的公司股份。其中,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减持518万股,并遵循任意连续90日内,公告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 6个月内,以大宗交易减持798.7万股 。但根据最新披露信息,其首次减持时间,距离公告时间只有12个交易日。
  披露的减持时间未至,即抢先减持的情况并不鲜见。公开信息显示,仅2019年2月份提来,包括柳药股份在内,至少已有十多家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出现了违规减持。
  元祖股份2月15日披露,持股11.3485%的股东,计划减持公司1440万股。但仅仅披露几天之后,卓奥国际就在2月21日减持了5.37万股。4月4日,元祖股份收到通知,卓奥国际因违规减持,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基蛋生物的股东减持时,更是显得“急不可耐”。基蛋生物2月12日披露,当时共计持有基蛋生物约2087万股、持股比例约11.49%的股东维思资本,计划3月 6日至9月2日减持1116万股。但在披露当日,维思资本就减持了53.38万股,套现1473万元。
  除了未遵守减持预披露时间规定之外,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东,还出现了超比例减持的情况。
  根据大烨智能2月1日披露,其持股比5%以上的股东北京华康瑞宏投资中心,计划在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将合计减持不超过190万股、占比0.98%的股份。3月18日,北京华康减持完成,但减持股份比预计数量多出了4.4万股。
  众业达也是如此。公告显示,2月21日至3月14日,该公司一家持股5%以上的股东,集中竞价减持了该公司约621万股,成交均价为8.05元/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1.14%。该股东的减持计划,在2018年9月就已披露,虽然减持时间上没有违规,但却违反了大股东在 3 个月内集中竞价交易减持比例,不得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1%的规定。
  部分上市公司股东减持时甚至秘而不宣:在没有披露的情况下,就悄悄抛售套现。
  根据神力股份披露,原本持有该公司2.04%的股份中科金源,在3月1日、4日,集中竞价减持其10万股,占比 0.083%,减持金额约174万元。但在减持前,中科金源并未按规定提前15个交易日预先披露。
  如果按单一持股比例,中科金源无须提前公告。但公开信息显示,中科金源与中科江南、中科盐发、中科虞山、中科龙江等四家公司为构成了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神力股份1350万股,占比11.18%,减持前必须预先披露。
  此外,华脉科技也在4月12日公告,其持股11.19%的股东,在4月4日至10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132.9万股,减持金额2101万元。但在减持前,该股东并未预先披露减持计划,构成了违规减持。
  创投股东充当违规减持主力
  在2015年的大牛市中,A股市场也曾出现了一波股东违规减持。但与上次以控股股东、自然人为主的情况不同,此次违规减持的主力,却是各类投资机构。除了创投、私募证券基金之外,公募基金也赫然现身。
  违规减持柳药股份的九泰基金,是一家公募基金,是九鼎系旗下公司。公开信息显示,九泰基金成立于2014年7月,册资本2亿元,由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拉萨昆吾九鼎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九州证券分别出资26%、25%、25%和24%。
  根据柳药股份披露,在减持股份计划实施以前,九泰基金管理的九泰基金-慧通定增3号、慧通定增4号、慧通定增6号三个资管计划,分别持有柳药股份250万股、662万股、 306万股, 并以另外一只基金持有约98.7万股。
  根据此前披露,违规减持减持众业达的,则是一只名称为星河资本事件策略3期的基金,基金类型为私募证券基金,减持前持有众业达约908万股,减持后与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397.6万股。
  相对于公募、私募基金,上述违规减持的股东,基本都是创投、股权投资基金。大烨智能、基蛋生物、华东科技、神力股份、众业达等多家公司均是如此。
  根据基蛋生物披露,公司预披露当天就大幅减持的维思资本,其实是通过三家私募股权adqq持股,且均为有限合伙企业。其中,苏州捷富投资企业持有1137.1万股,持股比例6.1135%;杭州维思捷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杭州维思投资合伙企业,则分别持有858万股、88.2万股,占比分别为4.6128%、0.4742%。
  上述华脉科技的股东,也是一家创投企业。公告显示,未披露即减持华脉科技的企业,全称为为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根据第三方查询信息,上海金融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及相关咨询。
  而神力股份违规减持的股东中科金源,则是大名鼎鼎的中科招商系名下企业。根据披露,中科金源以及作为其一致行动人的中科江南、中科盐发等四家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及委派代表,均为中科招商投资管理集团和单祥双。
  创投机构为何着急清仓减持?
  认知偏差、程序执行疏漏、操作失误,上述发生违规减持的上市公司股东,给出的解释也是五花八门。
  柳化股份在公告中称,得知九泰基金违规减持后,立即向对方核实,减持原因系其账户管理人员对减持规定存在认知偏差所致。而基蛋生物则称,维思资本的减持是其操盘人员误操作造成。
  神力股份则称,中科金源减持过程中,需持股的中科系五只基金共同签章、披露后方可减持。中科金源签章后,其工作人员误认为签章完毕即计划生效,因此实施了减持。
  而违规卖出之后,中科金源随即又反手买入。根据披露,上述众业达股东交易员发现减持比例超过1%后,为弥补操作失误,当天又集中竞价方式买入55.2万股。九泰基金的一只专户产品,也在违规减持的4月12日,买入柳药股份900股。
  不仅是近期出现的违规减持,A股在2018年11月以来的减持大潮中,创投机构也扮演了主力角色。以博天环境为例,2018年11月,该公司三家具有PE身份的股东拟将所持合计约1.25亿股、占比约31%的股份,在未来半年多的时间里全部减持,涉及市值超过20亿元。
  此次减持柳药股份之前,九鼎系私募产品就已清仓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份。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以来,九鼎系旗下主体已先后计划或完成了减持新疆火炬、江山欧派、金能科技、绝味食品、博士眼镜等多家上市公司股份,其中不少为清仓减持。
  无论何种原因,单从卖出时点来看,通过违规减持,上述公司股东的都卖了一个相对较好的价钱。
  根据柳药股份披露,九泰基金的初始持股成本,为55.28元/股,持股数量约724万股。经2017年、2018年两次转增后,截至此次减持前,其定增持股数量为1217万股,持股成本降至32.5元左右。
  不过,柳药股份定增完成后便持续下跌,最低时跌至24.77元,即便按复权价计算,九泰基金也处于浮亏之中。而2019年2月解禁前后,恰逢A股上涨。2月11日以来,柳药股份也从不足27元,上涨至最高时的37.1元。而九泰基金减持时不仅解套,还有一定盈利。
  上海金融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其所持华脉科技股份,在公司上市前就已获得。2017年6月华脉科技上市后,公司股价最高曾上行到40.3元。到了2019年1月底,已经跌至最低的11.48元。而上海金融减持时的均价则为15.56-16.9元,基本上也处于近期最高点附近。
  中科金源所持神力股份,也是ipo之前的原始股。2月11日以来,神力股份也出现了一波小幅上涨,截至3月18日,累计涨幅接近15%,为近期最高。而中科金源减持时,则处于刚刚止跌回升阶段。
  基蛋生物、元祖股份、众业达等公司,2019年2月以来的最大涨幅,也达到30%左右甚至更高。2月11日以来,基蛋生物股价从不足27元,上行到最高的44元以上,累计涨幅约60%,而众业达、华脉科技、大烨智能、元祖股份等同期最高涨幅也达到30%左右,大烨智能的涨幅则在40%左右。

山西股票配资深交所拟对*ST永生强制退市!停牌前第七个涨停闷住2.18亿元资金 哪些投资者可索赔?

*ST长生终于要退市了!

  12月11日盘后,*ST长生公告称,公司收到深交所重大违法强制退市事先告知书,深交所拟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或成首只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股" />

或成首只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股

  告知书称,10月16日,*ST长生主要子公司长春长生因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被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给予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处罚没款91亿元等行政处罚。上述违法行为情节恶劣,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触及了深交所《上市公司重

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深交所拟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深交所称,公司可以在收到告知书的十个交易日内,可以提交不强制退市的书面陈述和申辩等材料,以及申请听证,逾期视为放弃申辩和听证的权利。

  如果深交所决定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将依规依序对公司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上述退市风险警示期间为30个交易日,暂停上市期间为6个月。

  深交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后,*ST长生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

  同时,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相关人员收到《市场禁入决定书》。

退市停牌已近1月" />
退市停牌已近1月" />

退市停牌已近1月

  11月16日深夜,在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新规发布当天,深交所就宣布,启动对*ST长生重大违法退市机制。*ST长生股票也于11月19日停牌至今。

  公告中,深交所对长生生物退市明确了4大事项:

  1、违法违规生产疫苗

  10月16日,长生生物的主要子公司因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作出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处罚没款91亿元。

  2、涉及“五大安全”重大违法行为

  长生生物主要子公司存在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

  3、违反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五条第二款

  上市公司或其主要子公司依法被吊销主营业务生产经营许可证,或者存在丧失继续生产经营法律资格的其他情形。

  4、违反《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的相关规定

3月29日特斯拉板块涨幅达2%

泉源:东方财富网   3月29日13点51分,特斯拉板块指数报2126.039点,涨幅达2%,成交109.03亿元,换手率1.45%。
  板块个股中,涨幅最大的前5个股为:精研科技报43.68元,涨8.09%;亿纬锂能报24.16元,涨7.57%;安洁科技报14.99元,涨4.61%;五矿资源报9.88元,涨4.55%;沃尔核材报5.24元,涨4.17%。注:以上信息仅供参考,差池您组成任何投资建议。

相关热词搜索:减持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