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方何以一直拥有锋芒?

首页++银行保险 > 正文

  过去十余年,他开创了很多个中国显示产业的“第一”,实现了中国显示产业从跟跑、并跑,再到全球领先;在物联网时代,他再次全新出发,深拓细分应用场景,为全球客户创造价值。

  近日,京东方对外发布了2018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创始人、董事长王东升为报告开篇致辞,道出“内功才是硬道理”的企业发展真谛。

  王东升指出,26年来,京东方人越是艰险越向前,既创新进取,抓住战略机遇,战略制胜;又苦练内功,不断激发组织活力,砥砺奋进。总结26年经验,京东方人修炼的最大内功是“四个坚持”:坚持伟大企业理想信念永不变、坚持创业创新文化(300336)精神永不变、坚持物联网转型战略不动摇,以及坚持以人为本。

  坚持伟大企业理想信念永不变

  “BOE, Best On Earth,地球上最受人尊敬的伟大企业! 这是我们的企业愿景!是我们奋斗的目标和前进的动力。”京东方26岁之际,王东升在2018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再次强调这一愿景。这也是王东升过去26年一直坚守的信念。

  什幺是受人尊敬的伟大企业?王东升也对此曾给予定义,“就是你做的这个产业、这个事业是受人尊敬的,能给客户、投资者、合作伙伴、员工和社会创造价值的,能为社会文明进步做贡献的。我们做事不是为做而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受人尊敬。”

  在京东方的发展历史上,曾遇到过很多次诱惑或者选择的机会:追溯到1997年,正值京东方在深圳交易所B股上市之际,中国正在大搞城市化,房地产可赚大钱。那时北京市刚开始规划望京新城,有很好投资机会。那时候,有人说,搞地产吧,工业多难啊;也有人说,我们还是应该坚持搞工业。面对诱惑,王东升却一直在显示器件这条路上坚守,用工匠精神死磕到底,越过了一座座山峰,踏过一道道征程。

  从建设中国大陆第一条第5代TFTLCD生产线、第一条第6代TFT-LCD生产线、第一条第8.5代TFT-LCD生产线,到如今拥有全球首条最高世代线——10.5代TFT-LCD生产线以及全球领先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京东方不论什幺困难,始终不达目标决不罢休,凭借坚定的信念,成为了全球半导体显示领先企业。

  王东升表示,“京东方26年的创业史就是一步步实现既定目标,一步步迈向更高目标的创业史。从创业初期的几千万营收,到几亿、几十亿、百亿、千亿,今后我们要迈向万亿,不管遇到什幺艰难险阻,我们永不言难,永不言累,永不言败,永不满足地追求!创办伟大企业理想信念永不变。”

  坚持创业创新文化精神永不变

  在王东升看来,创办地球上最受人尊敬的伟大企业,需要靠京东方创业(600278)创新文化精神。他说,“别人是从零开始创业,京东方人是从负开始创业。背负着过亿债务与数千下岗员工的责任,我们决不逃避,自己救自己,尽产业人的本分!别人从容易赚钱的事开始,我们是刚扭亏为盈就搞世界前沿科技,迎难而上,要做就做世界第一。”

  对于王东升这个“工业狂人”,外界常见的评价是“冒险者”、“改革者”。这是因为京东方在过去二十余年的产业浮沉中,历经劫难,但是又总是迎难而上,坚持大力投入搞创新。即便在京东方最困难的时候,也始终将营业收入的7%投入到研发中,让京东方一路成长为全球创新型高科技企业。

  2018年,京东方新增专利申请量9585件,其中发明专利超90%,累计可使用专利超7万件,这些在LCD、OLED、传感、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积累的专利成果已经广泛应用于京东方全球首条第10.5代线、全球领先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等多条半导体显示生产线,以及8K、柔性、传感、画屏等创新技术和产品。

  美国商业专利数据IFI Claims公布的2018年美国专利授权量全球TOP50排名中,京东方跃升至第17位;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2018年全球国际专利申请专利排名中,京东方连续三年进入TOP10。

  如今,京东方成为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巨头。然而,王东升却提出,“当下京东方时刻防范的最大危机就是大企业病”。他认为,“大企业病就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思进取、人浮于事等等。大企业病是最可怕的,京东方不会被别人打垮,但最有可能被自己的大企业病打垮。”王东升强调,京东方要时时反省,永远保持创业创新激情,时刻拥有竞争锋芒,持续激发组织活力,始终保持“实细精深透快狠”的工作作风,杜绝大企业病苗头,不断实现价值创造。

  正是在这样的责任感和创业创新文化驱使下,京东方敢于负责和担当,专心专注专业做好每件事,打造工匠精神,不断学习探索,持续创新进取,从几千万营收的国内小公司变成千亿级营收的全球创新企业。

  坚持物联网转型战略不动摇

  在一个行业做到极致之后,京东方没有止步,也开始思考如何奔向更高更远的未来。王东升对京东方提出,要再用十年左右时间,使公司成长为营收千亿美元级的世界级企业。

  面向物联网时代,早在5年前京东方就提出了DSH物联网转型战略;3年前,京东方再提出“开放两端,芯屏器/气和”物联网生态链建设战略,加快企业转型升级。

  在外界看来,京东方物联网转型跨度很大,但其实这是京东方基于长期积累的显示和传感核心技术,在相关细分物联网系统和智慧健康领域的跨界融合创新。目前,京东方在智慧零售、智慧金融、数字艺术、智慧交通、智慧教育、智慧家居等领域推出的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已广泛应用于人们的生活中。

  王东升认为,转型成功根本在于为客户创造价值。应用场景是物联网之钥,企业要想使产品和服务让人激动,必须以帮助客户设计更佳体验的应用场景为出发点,抓住客户的痛点、痒点和兴奋点,通过设计和营造更佳的用户应用场景,帮助客户创造价值。

  转型过程必然是痛苦的,也是艰难的。这对于京东方而言,即是机会也是挑战。王东升表示:“转型最需要的是领头人的担当精神,一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精神,保持清醒头脑和坚定意志力,坚持转型战略不动摇。”

  坚持以人为本

  一个企业家的成功,在于懂得育人、用人。同样地,一个企业的长青,需要敢打必胜的创业创新团队。

  王东升指出,做事先育人,有效益的组织一定是人才济济、充满活力的组织。一个好企业既出效益,又出人才,因为好效益根本要靠好人才。“好企业的基本功在于选人和用人,在于洞察并激发其潜质潜能,给机会、压担子、负责任,让他们做成一个个项目积累起来,形成一个个成果成长起来,通过建功立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创造企业新的辉煌。”

  在京东方,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多年来,京东方培养了各方面的优秀人才,把创业创新的经验和文化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在京东方的管理团队中,各级干部的平均年龄比同行年轻十岁左右,形成了具有自我修复、自我造血、自我纠错、自我发展能力的人才队伍梯队,为企业基业长青奠定了基础。

  王东升在致辞的最后表示,京东方只要坚定地做好“四个坚持”,苦练内功,攻坚克难,深拓细分、创新突破、精益管理、提质增效,就能把企业做大做强,就能回报社会更多更好。“伟大的企业在于创造了伟大的价值,为人类的进步和世界的美好做出伟大贡献。我们追求如此,我们亦能够如此。”

来自OECD的陈诉:中国是天下经济增加主要动力

北京第二届“一带一起”国际互助岑岭论坛前夕,着名国际机构及主流智库的经济学家纷纷展示了其对中国经济活力的最新研究或调研结果;享有国际声誉的德国经济学家卢德格尔舒克内希特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上海社科院和OECD有着很是深远的学术互助关系,也经常性地举行专题讨论会和团结公布会。4月17日,舒克内希特造访了上海社科院院长张道根教授。之后,在沪着名中方经济学家的代表与舒克内希特等OECD官员举行了深入讨论,对中国经济的生长远景以及需要注重的全球经济结构治理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中方代表包罗来自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张军教授、上海天下经济学会会长张幼文研究员、上海市社联王战教授等。

  中国是天下经济增加主要动力

  舒克内希特,2018年9月起出任OECD副秘书长。他运用自己在国际经济政策及决议中的富厚履历,促进OECD在可连续生长、经济增加和实现“更好政策为更好生涯”宗旨施展作用。他主要卖力的事情是:战略羁系OECD的统计与数据、税务政策和行政,另有OECD的教育和技术事情以及OECD与G20非洲倡议的协议。

  担任OECD副秘书长之前,舒克内希特曾任德国联邦财政部首席经济学家和德国G20财政代表,在这一职位上,他卖力协调德国担任G20国时代的财政事务,在提倡G20的数字税收企图和G20与非洲的一揽子企图中施展了要害作用。他还在欧洲中央银行、天下商业组织和国际钱币基金组织有过任职履历。舒克内希特结业于慕尼黑大学,他的诸多研究都关注财政以及对金融领域的影响。

  在上海社科院,舒克内希特首先提到的是:虽然去年及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略有放缓,但照旧比力强劲和突出的,而且仍然是天下经济增加的主要动力,有25%的全球经济增加都来自中国,这是有目共睹的。他指出,中国经济的增加趋势就是跟G20比力也是精彩的;可以看到已往40年,中国增加率远超G20。

  他说,所谓的G20,也就是天下上二十个最主要的经济体;中国之外的G20成员也就孝敬了全天下经济总体的25%分量。OECD视察的中国,虽然已往几年增速在放缓,现在增速保持在6%偏上的水平,但平均增加照旧比G20横跨四倍。而最新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加率为6.4%。

  在他看来,另有一些数字也都是比力优异的结果单,如中国的GDP增加率在6%偏上,民生价钱比力稳固,而且投资势头强劲,在宏观财政政策方面比力稳健。虽然有国际经济视察员以为,中国在控制通货膨胀方面还可以做得好一点,可是舒克内希特本人并不以为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他还以为,中国在商业经常账户方面,也取得了比力好的平衡。而德国在已往几年通货膨胀率比力高,且在商业经常账户的平衡方面遇到挑战。以是,他以为德国应该像中国那样趋向于到达平衡的水平,而且是在几年内做到的。

浮动净值型货基有望试点

据悉,近日监管层召集部分基金公司召开了关于浮动净值型货币市场基金研讨会。业内传出针对此类基金的内部试点指引,其中包括要求仅面向机构客户发售且认申购金额100万以上、可发起式模式、相关基金经理需具备5年以上货币基金管理经验等“要点”。

相关热词搜索:京东方企业